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合成军队 >

军改后海、空军两个特战兵种扩充最大

发布时间:2019-10-17 13:59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从2015年以来的“史上最强军改”中,解放军自上而下展开全面改革。不仅对军队领导管理和作战指挥体制进行了整体性重塑,更对军队规模结构进行了优化重组,组建或强化了海军陆战队、空军空降兵军、陆军海防旅等新型作战力量,以适应维护海洋权益、提升快速反应能力等现实军事需求。

  在本轮军改中,单设陆军领导机构,在原第二炮兵部队基础上组建火箭军,组建直属于的战略支援部队、联勤保障部队,加上原有的海军、空军。解放军形成六个军种部队组成的新结构。而各部队均将打造新型作战力量作为改革发展重点。

  海军陆战队由诸兵种合成、能实施快速登陆和担负海岸、海岛防御或支援任务的两栖作战部队,在现代战争中占据极其重要的位置。如美军之中,海军陆战队是与陆军、海军、空军并列的独立军种。与中国维护海洋权益和海外利益的巨大需求相比,解放军海军陆战队的发展一直非常之后。海军陆战队组建于1980年,经过30多年发展,仅形成两个旅的规模,分散在三大舰队。

  本轮军改中,单独组建了海军陆战队,作为84个新调整组建的军级单位之一,直属海军总部。同时,将东部战区、南部战区陆军的2个机械化两栖作战师,划归海军陆战队,总规模达到4个旅。原东部战区第12集团军参谋长孔军、海军后勤部政委袁华智分别担任海军陆战队第一任司令员和政委。

  按照军改部署,海军陆战队作为海军的一个兵种,未来将继续在海外护航、应急救灾等多样化军事任务中发挥作用。尤其随着吉布提基地的启用,海军陆战队用武之地将进一步拓宽。

  在84个新军级单位中还有一个新番号,即由原空降兵15军改组的空军“空降兵军”。取消了带有陆军痕迹的原15军番号,凸显其空军独立兵种的地位。该军是中国唯一整建制的空降兵部队,负责垂直打击,其原来的“军、师、团、营”四级架构也精简优化为“军、旅、营”三级,缩短指挥链条。新调增9个旅分布于各大战区。

  在理顺编制、扩充规模之后,随着运20国产大型运输机稳步形成战斗力,空降兵军架构进一步提升合成化、重装化程度,提升机动效率和快速反应能力。

  本轮军改中的突出特点是打破原来各部队功能单一的体制,向多兵种合同作战转变。南部战区陆军整合了原华南沿海5个不同师级单位的海防团、船艇部队、观察通讯部队,合并整编组建海防旅,以适应维护南海权益的需求。原来各部队辖区一般都是寥寥数岛,改革后,新的海防旅防区跨广东、广西两省区数千公里海岸线和上百海岛。

  更突出的转变是,原来的海防部队主要兵力就是海防炮兵,只负责守炮待敌,而如今则是炮兵、防空、信息、特战等部队合成战斗。炮兵负责阵地攻守,防空兵组织要地防空,登陆艇装载步兵在预定海域机动,两栖特种作战部队进行夜间潜渡等特战任务。随着多兵种合成融合,部队立体防御能力和机动打击能力实现跃升。

  本轮中国军改的重点是改革“大陆军”体制,陆军集团军数量由18个大幅削减至13个,达至建国后最低。近期以来,13个集团军军长、政委等主官相继披露,跨战区调动成为主流。而在2015年九三抗战大阅兵中担任领队的多位将领,履新调整的集团军主官。

  集团军是陆军作战部队的主力,在解放军90周年历史上也一直是军队中规模最大的一支作战力量。在今年4月份公布的84个新调整组建的军级单位中,包括13个新调整的陆军集团军。原有番号全部裁撤,由第71至第83集团军依次排设,分布于五大战区,每个战区范围内均有2至3个集团军。

  13个集团军军官调整的突出特点的,几乎全部是由其他集团军将领跨战区大范围调动任职。军事主官方面,原北部战区第26集团军军长林火茂,调任西部战区第77集团军军长;原南部战区第41集团军军长黄铭,调任中部战区第81集团军军长。政工主官方面,原东部战区第1集团军政委秦树桐,调任南部战区第75集团军政委;原西部战区第14集团军政委余永洪,调任北部战区第79集团军政委。

  各集团军领导层的组建真正实现了“五湖四海”。以第74集团军为例,其正副军长、正副政委共5人之中,军长徐向华原任第65集团军参谋长,政委刘洪军原任第21集团军政委,副军长邹美余、张利民此前分别担任第42、第27集团军副军长,副政委李振领原任第20集团军副政委。5人来自5个不同的集团军,其选拔任用范围之广泛可谓空前。

  在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中,各方队首次配备两名将军领队。在军改后集团军选任时,多位当年的将军领队,获得重用出任新组建的集团军第一任主官。

  譬如,大阅兵“平型关大战突击连”方队的两位将军领队、时任第16集团军参谋长吴亚男、副军长黄铭,今次分别担任第78、第81集团军军长。“夜袭阳明堡战斗模范连”方队领队、时任第31集团军副军长林向阳,今次履新第82集团军军长。“东北抗联”方队领队、时任第38集团军参谋长王印芳与“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”方队领队、时任第1集团军副军长王秀斌,后来皆升任本军军长,今次出任第71、第80集团军军长。

  陆军集团军的改革不仅仅在于部队撤并与番号调整,其内部架构同样进行改革。原有的后勤部、装备部合并组建保障部,司令部改为参谋部,政治部改组为政治工作部,由四部制改为三部制。而原属于政治部的纪检部门则单独划出,设立纪委,通常由副政委兼任纪委书记。

  集团军内部的指挥层级亦普遍由“军、师、团、营”四级逐步改为“军、旅、营”三级。机构及层级的精简,一方面在于提高管理指挥效率,另一方面亦适应30万大裁军有关裁减机关干部的部署。

  同时,集团军编成更注重多兵种合同作战。除了装甲旅、机械化步兵旅、摩托化步兵旅、炮兵旅等地面作战部队之外,各集团军陆续配置特战旅、陆航旅(团)等,形成立体化作战体系。旅营两级都编配主战、支援、保障等多个兵种,指挥要素扩展,指挥对象增加。与传统的单一兵种营相比,合成营集装甲步兵、炮兵、侦察兵、通信兵、工兵等诸多兵种于一体。

  海军陆战队,是由陆海空精锐力量编成的合成部队,是一支全球到达、全维行动、全域作战、全能使用的战略性军种,是维护世界和平、捍卫国家海权、保护海外利益、全域作战行动的重要力量。中国海军陆战队经过30多年建设,在遂行国际维和、海外维权、反恐维稳等多样化任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但随着形势的发展,其兵力规模、力量结构、武器装备等与担负的使命任务、打赢信息化战争的要求已不相适应,与发达国家海军陆战队相比也有较大差距。因此,我们要抓住机遇加快发展,以当前军改为契机,按照习主席“实现强军目标,建设世界一流军队”的战略要求,立起强军兴军时代标高,追赶世界军事发展潮流,加速推进海军陆战队跨越式发展。

  党的十八大作出“提高海洋资源开发能力,坚决维护国家海洋权益,建设海洋强国”发展战略。“建设海洋强国”,必然要以强大海军力量为支撑,海军陆战队作为海军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有效履行“近海防御、远海防卫”战略要求的重要力量,在捍卫国家主权、领土完整,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和发展利益中,具有十分特殊的战略地位。

  使海军陆战队成为国家安全战略的威慑力量。海军陆战队是海洋大国地位的象征。世界多数国家都把海军陆战队作为一支外向性远海作战力量使用,这种外向性决定了海军陆战队具有战略威慑作用。中国海军陆战队自组建以来,先后向60多个国家的外宾展示了军事能力,成为外国外军了解中国军队的一个特殊“窗口”。同時,还通过参加国际维和、反恐行动、人道救援等非战争军事行动和“走出去”参加军事比武竞技、联合演习等,展示国威军威,营造于我有利的战略态势。尤其是海军陆战队能够在关键时刻、敏感海域彰显实力,表明中国对该地区的关注和必要时刻采取行动的决心,发挥其战略威慑、遏制战争的作用,从而直接为国家的政治、外交政策服务,达成战略目的。

  使海军陆战队成为捍卫海洋领土的首要力量。海上方向地缘战略环境复杂,海洋权益矛盾凸显,钓鱼岛问题、南海问题错综复杂,美日等国持续加强第一岛链兵力部署,对中国继续实施海上封锁,这些都对我国领土完整、国家安全、海洋权益构成巨大威胁,严重制约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。中国是一个拥有约300万平方千米管辖海域、1.8万多千米大陆海岸线的大国,以两栖作战为主要使命的海军陆战队,是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主要力量,在登岛夺控作战、解决海上岛屿主权争端等军事行动中,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  使海军陆战队成为保护海外利益的先锋力量。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我国对海外发展空间和资源的依赖不断加大。目前,我国海外投资约2万家,分布于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。海上贸易远洋航线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数千个港口,海外利益安全问题日益突出。维护国家海外发展利益安全,迫切需要建强一支能够在海外遂行两栖作战任务的海军陆战队,必要时在海外利益攸关的海域保持常态化部署,确保一旦有事,能迅即反应、果断出手。

  使海军陆战队成为维护世界和平的尖兵力量。共同担负国际维和、人道主义救援、应对重大灾害、打击和海盗活动以及国际有组织犯罪等,既是我军履行“为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发挥重要作用”的新使命,又是在联合国框架内我国应该承担的国际义务,还是我国作为负责任大国应有的担当。海军陆战队主要以舰船为平台参加国际维和行动,具有“走出去”开展对外军事交往、安全合作的独特优势。近年来,中国海军陆战队在参加亚丁湾护航、海外撤侨、国际人道救援、打击海盗等任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在国际上产生了重大影响。随着我国国际地位和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,海军陆战队将会发挥出更加重要的作用。

  使海军陆战队成为全域作战行动的精锐力量。新一轮军队改革,要求作战部队由区域防卫作战向全域机动作战转变。全域作战是指在任何地域、海域、空域,所有环境下实施作战行动。我国地域广阔,周边形势复杂,地形地貌多样,海洋环境多元,同时各战区作战任务和作战地区不同,战场环境差异较大,陆海空和火箭军部队都难以做到实施单兵种全域作战。海军陆战队,素有“陆地猛虎、海上蛟龙、空降神兵”之称,是实施全域作战的精锐力量。当然,海军陆战队全域作战的主要方向是在海上。这些年,我海军陆战队足迹跨越南海、东海、黄海、渤海四大海域,历经严寒酷暑、高寒山地、热带丛林、戈壁荒漠、水网平原等战场环境考验,锤炼了适应现代战争条件下和各种气候环境下的走打吃住藏、联供救修管的综合能力,立足全域作战、多方向用兵演习训练已成为常态。

  我国经济体量已居世界第二,跻身世界一流经济大国,但军事实力和打赢能力尚未进入一流水准。因此,我们要瞄准世界一流军队,把海军陆战队放到国际战略博弈的大舞台来把握和筹划,努力实现由平台优势向信息优势、由要素能力向体系对抗、由平面突击向立体突破、由战场机动向战略投送的转变。着力建设与我国国际地位相称、与国家安全发展利益相适应、与军事战略方针相一致的世界一流的海军陆战队。

  着眼全球到达的远程投送能力。国家利益延伸到哪里,安全保障就要跟进到哪里。随着国家利益向全球拓展,海军陆战队必须立足“走出去”“走得远”,走向大洋、走向世界,首要的就是具备远程战略投送能力。要按照远程立体、轻重结合的要求,加强战略投送能力建设;要适应不同战场、地形条件,提高陆战队“全地形”机动能力;要以海上作战和输送平台为主,辅之必要的陆基和空中作战平台,组织陆战队兵力、装备和物资远程投送;在远海防卫作战中,要以两栖战舰为主要作战平台,组成两栖混合编队,保证海军陆战队实施由舰到岸或由舰到目标的海上远程快速机动,在远离大陆的相关海域进行战略预置和战备巡逻,维护我海上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海外基地和战略通道。

  着眼任务多样的指挥控制能力。海军陆战队是一支全域作战、遂行多样化任务的力量,既要在海上遂行军事任务,也要在陆上遂行军事任务;既要以两栖登陆为主要作战任务、又遂行多样化特种作战任务。指挥情况复杂、控制难度较大,特别是随着使命任务由近海防御向远海防卫转变,远海多样化军事任务呈现出全维性、突发性特点,使海军陆战队指挥控制能力面临严峻挑战。因此,我们要着眼完成多样化任务,将海军陆战队作战行动特别是海外军事行动纳入天基、空基、海基战略平台保障体系,建立全空域、全地域、全时域的指挥控制体系,实现多种侦察手段联合、多种情报资源融合、多种情报成果共享。同时,以天基网络为依托,加强海外多维立体通信网络建设,与所在国相关力量实施信息共享,推进小型化、智能化、集成化的指挥信息系统建设,确保第一时间掌握战场情况、第一时间作出处置、第一时间控制部队行动。

  着眼海上维权的快速反应能力。海上突发事件,具有不确定因素多、政治敏感性强、影响重大、背景复杂等特点,要求海军陆战队快速反应、迅速到位、沉着应对、灵活处置。行动迟缓或处置不当,就可能带来国家利益的损失、甚至产生重大的政治外交影响。战时夺控岛礁行动,为了达成战役战术的突然性,最大限度地隐蔽作战企图,同样需要快速反应能力。提高海上维权的快速反应能力,前提是建立有效的情报信息网络,关键是构建远程高效的指挥系统,重点是在力量编成上求突破。要突出轻型化,控制携行装备负荷,减少对保障依赖;要突出多样化,针对不同的军事行动任务灵活组织战斗编成;要突出高速化,配备远程、立体、高速的机动平台,确保快速投送、快速部署、快速应对处置各种突发情况。还要利用海外前进补基地预置兵力,增强应对突发情况的快速反应能力。

  着眼两栖作战的卓越突击能力。陆战队的主要使命是两栖作战,两栖作战的核心是登陆。信息化战争,两栖作战的战场空间广阔、环境复杂、攻坚难度大,要求两栖登陆作战必须快速突击抢滩上陆,控制滩头阵地。满足这一需求的关键,是具备立体超越突击的能力,采取水下渗透上陆、平面突击上陆、掠海飞行上陆、空中垂直登陆等方式,在敌抗登陆防御前沿和浅近纵深实施同时攻击突破。具备立体超越登陆的突击能力,就必须发展两栖攻击舰、大型登陆舰、运输直升机、气垫船、地效飞行器和高速突击车等新型高速输送平台,同时要优化力量结构、科学作战编成,让登陆作战突击群队“精起来”“轻起来”“飞起来”“强起来”,最终形成信火一体、陆海一体、空地一体的全纵深、快速、立体的两栖作战卓越突击能力。

  着眼全域多样的特种作战能力。随着战争形态的演变和国家海外利益的拓展,国家安全威胁呈现多樣化,以低强度的特种作战行动快速有效地解决争端、捍卫权益,是一种既直达战略目的,又使危机可控的特殊斗争方式,在维护国家主权海洋权益和海外利益斗争中,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特种作战已由后台走上前台、由配角变成主角、由区域向全域拓展、由濒海向远海延伸。特种作战已成为世界军事强国普遍采用的战法,美国“海豹”突击队、俄罗斯“信号旗”特种部队、德军KSK特种突击队等,均把遂行海外特种作战行动作为重要职能。海军陆战队需具备编组精干、手段灵活、规模可控、行动高效的特种作战能力,以遂行特种侦察、引导打击、夺控要点、袭扰破袭、反恐营救、水下爆破等多种作战任务。

  新一轮军队改革,是对军队力量体系的重塑。推进海军陆战队跨越发展,就要按照习主席重要决策指示,“坚持体系建设、一体运用,调整力量结构布局,打造以精锐作战力量为主体的联合作战力量体系”。要着眼实现两个一百年中国梦,按照国防与军队建设“三步走”的总体战略要求,以军委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和海军“近海防御、远海防卫”战略为统揽,以提高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为牵引,针对存在的规模不精干、结构不合理、编成不科学和侦察预警、指挥控制、信息对抗、水下攻防、作战数据、精确打击、综合保障等短板弱项,打破常规,跨越发展,加速打造一支规模适度、体制优化、结构合理、装备精良、功能全面的“合成、多能、灵活”的一体化海军陆战队。

  构建“战建一体”的指挥机制。构建中国特色的海军陆战队,首要的是成立海军陆战队司令部,实行战建一体的指挥管理体制,在军委海军的领导下,负责对陆战部队战备、训练、管理、后装建设和遂行各项任务的指挥管理,总体要贯彻军委“战区主战、军种主建”原则要求,重在厘清陆战队与战区、战区海军之间的指挥关系、明晰指挥权责、健全运行机制。一是指导部队建设发展。既要着眼全局指导部队全面建设,又要与战区海军相协调,围绕各战区作战任务,对海军陆战队建设分类指导、高效推进。二是融入战区联合指挥。平时负责协调陆战队参加战区组织的作战问题研究、要素专项演练、联合实兵演习等战役训练,战时负责协调陆战队遂行战区联合作战任务和多样化军事行动。三是指挥远海军事行动。在军委海军的领导下,对遂行远海防卫任务的陆战队实施直接指挥,重点组织指挥军事威慑、海外反恐、国际维和、护航撤侨、武力营救等多样化军事任务。

  塑造“结构一体”的合成力量。一是构建陆战旅、航空旅、支援旅、特战旅四位一体的陆战部队,区分战区方向重点部署、根据作战任务统筹运用。二是编成侦控、打击、防护作战力量三位一体的陆战旅,主要基于解决两栖登陆作战重难点问题考虑,即首要的难题是态势感知要“看得清”、关键的问题是指挥链路要“持续通”、最大的威胁是空天打击要“防得住”。一体化编成,既有利于联合作战、也有利于合成训练。三是加强特种作战、网电对抗、无人作战三位一体的新型力量建设,编入特种作战旅,形成新的战斗力。

  发展“多维一体”的武器装备。着眼实现全球抵达、全域作战战略要求,构建“信息化、精确化、轻型化、无人化、舰载化、立体化、远程化”的陆战队装备体系。一要以立体超越登陆装备为先。重点发展重型舰载运输直升机、大中型气垫船、地效飞行器、高速两栖战车等新型输送平台,提高两栖登陆立体突击能力。二要以远程一体投送装备为重。重点发展大型综合登陆舰,并将海军陆战队装备与大型远海作战平台建设同步推进,两栖攻击舰、运输和武装直升机、气垫船与陆战装备形成一体,为遂行远海夺控岛屿、维护战略通道、海外维和救援等提供支撑。三要以侦控打防一体装备为要。重点发展多维情报侦察、天基网络指控、精确制导打击、弹炮一体防空等武器装备。四要以特种作战装备为尖。重点发展单兵侦察与作战系统、水下导航定位装备、蛙人装备和小型输送艇、定向能和非致命武器、无人作战系统等特种作战装备,以先进技术牵引海军陆战队武器装备跨越发展。

  开展“多能一体”的基地训练。海军陆战队兵种专业多元,既有专业的技术训练,又有多能的应用训练,还有合成的战术训练;遂行任务全域,既以遂行两栖登陆作战为主,又要遂行多样化军事行动任务,对训练保障条件要求必须走基地化训练路子,充分发挥基地训练场地完备、环境贴近实战、教学装备齐全等优势。一是建立专业技术训练基地。将分散在各军种院校和各舰队训练中心的专业技术培训任务、专业兵训练大队和教导队等资源加以整合,建立陆战队专业技术训练基地,担负专业技术兵和士官初、中、高级培训任务。二是建立两栖作战联训基地。以新一轮军队改革为契机,依托军队濒海地区现有场地资源,采取利用军队闲置房地产资源与地方置换的办法,扩大训练场地,建设能够满足陆战、舰艇、航空兵力一体化两栖作战联合训练基地。三是借助军种训练基地培训。重点组织两栖输送舰、舰载直升机和无人机等兵种专项训练,为联合作战夯实基础。四是组织跨区基地化训练。充分利用各战区的训练基地,锤炼适应多种地域、多种环境、多种气候的全能作战能力,提升部队实战化训练水平。

  建立“教训一体”的培训机构。整合院校、部队教育训练资源,构建以院校、训练基地为主体的培训体系。一是院校与部队编成一体。适应战斗力生成特点规律,将陆战学院编入海军陆战队序列,促进教研与训练的统一、理论与实践的融合,形成院校与部队联教联训联考的培养机制,既有利于学院紧密结合部队训练组织教研、也有利于部队利用学院教研成果指导训练。二是陆战与海(空)军学院联合教学。要以联合作战任务为牵引、以体系对抗为重点,组织陆战、舰艇、航空等相关院校联合教学,提高海军陆战队联合作战能力。三是走出学与请进教有机结合。陆战学院教官主要来源于陆战部队,师资结构相对单一。要着眼陆战队遂行任务的联合性、全维性、多样性特点,实施开放性教学,既要走出去学习取经,更重要的是请国家外事、军委机关、军种院校和作战部队的专家教授辅导。四是教官与军官交流任职。海军陆战学院、专业技术训练机构,是官兵走向战场的培训基地,必须走院校教官与部队军官交流任职的路子,建立良性循环交流机制,确保人才培养始终向提高指挥能力聚焦。

http://tgrivers.com/hechengjundui/593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